幸吉

萬事吉祥(๑•̀ㅁ•́๑)✧

【維勇】キミトオク

【維勇】キミトオク


維→←←←勇
BGM: 凛として時雨  キミトオク

強烈建議配著看喔喔喔喔,感受一下作者的心情(what?)






君遠く(你在遠方)




小時候,總是會有人這麼問我。

「勇利想成為怎樣的人呢?」

那個時候,我只是睜大眼睛瞧著他們。

我想成為怎樣的人?那是什麼意思?

直到優子告訴我了花滑和維克多.尼基福洛夫這個人,那填滿我之後幾乎二十年人生的色彩。

而要說我的成就是因為崇拜著維克多而創造出來的也不為過。

畢竟,能與維克多一同踏上冰場一直是我的所努力的目標阿,想成為和他一樣的人…懷著這樣心情的我成為了一名花滑選手。

他一直在遠方,如此地遙不可及,而當我終於好不容易拿到門票終於能和他在同一個冰場上表演比賽時,我卻因為心理壓力加上家裡愛犬去世的雙重打壓下,輸的一蹋糊塗。

當然那年的冠軍依然是他了,五連冠的花滑帝王。

因為想要和維克多同場競技的我…理應改變的我,到頭來,依然是無法改變自己。

我只能到這裡了嗎?真的、真的只能到這裡了嗎?

大概都是謊言吧?直到目前為止,我所期望的、所憧憬的,所有都是一場幻想。

這就是我被描繪出的生命嗎?

那時的我落寞到甚至喪失了日本選手權,抱著一顆不知該怎樣形容的心情回到了家鄉。

看著五年不曾有過改變的家鄉,我逐漸平復自己。

在為優子滑出那首《伴我身邊別離去》時,我其實已經想得很清楚了。

我還是想回去冰場上。

只要在冰上,不管做甚麼我都會滿足吧。

想再努力一次,再為自己的夢想盡力一次。


而為此,我又該做些什麼呢?






君と記憶(你與記憶)



我想,這八個月是我人生最不可抹滅的時光。

這就像一場絢爛至極的煙火一般,花滑界的現代傳奇、我的偶像,維克多.尼基福洛夫成為了我的教練。

我們一起訓練、一起吃飯、一起泡澡,共度了每分每秒。

簡直是不可思議,他為什麼會來到我身邊呢?

其實我是知道的,他甚至親口對我說過的。為此,我是很開心的,至少我在他心中是有價值的。

他並不避諱告訴我這些,而我也逐漸卸下心防。對於維克多來說,你願意打開多少內心,他也同樣地會如此回報你。

他並不是個合格的教練,老實說,除了我之外,大概沒有選手會答應他做自己的教練吧。而比起教練和學生的關係,我們更像是一起在討論的夥伴,一起成長,體認到彼此的不足後加以改進。

每次想到時依然是覺得不敢置信,維克多就在我身邊阿…

如果可以的話,真的很希望時間就此暫停在這裡。






君と奥(你與深處)


不知是柔光還是甚麼東西悄悄在那片荒蕪中綻放了起來,環繞在我們之間。

我不知道維克多是不是知道卻不願意遮掩,但我瞭解這跟我是不配的。

那是屬於全世界的維克多,不是屬於我一個人。

為了被填滿為了不被攪亂,而隱藏起不安的情緒,我無法對任何人訴說這份情感。

因為我會親手把它弄個粉碎的、別擔心。


「就讓一切都結束在大獎賽後吧。」



為了不觸摸到,在你深處的內心的真實。


我撒了謊。




「維克多,你該回到屬於你的地方。」

快點察覺吧,我正在說謊。




「比賽完後,我會在記者訪談時宣布退役的。」

快點發現阿,I’m prefect的異常。





…就只是想華麗地、在你與記憶中留下。



.End.


同場加映:維克多的苦逼內心劇場

Excuse me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懵逼狀)我們不是連婚都訂好了嗎?勇利你這是騙婚QAQ



作者的廢話:

哈哈哈我還是寫了,永遠產不了甜文的我(嘆氣)

據說這首曲名有三種含意,

君遠く(你在遠方)

君と奥(你與深處)

君と記憶(你與記憶)

所以就分成三個部分來詮釋了。

雖然寫成這樣但大家要相信愛的力量阿阿阿!!!嗚嗚嗚他們一定幸福快樂的!!!久保太太不會欺騙我們的!!


{維勇}Sigh 嘆息

人生第一次發文就是你惹,這對真的是進入我的心坎...

期中怨念產物,請不要寄刀片給樓主QAQ

靈感來源: 【鏡音リンappend】 sigh 【オリジナル】


有小隻勇利天使的一個小故事


維克多最近的心情不是很好。

不知怎麼的,嘆息聲似乎從沒在他嘴邊停止過。

這是到底怎麼了呢?名利雙收的維克多不太明白自己因何而歎,卻是怎麼也思考不出答案。

「維嘉,你需要休息。」就連教練都神色凝重的對著他這麼說,而維克多便這樣被對方推出了訓練場。可是其實連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啊…到底是為何而嘆息呢?一股淡淡的哀傷環繞在心上…

「唉。」

不開心的事就這樣忘了吧…用你的嘆息來交換幸福吧?有一個聲音這麼說道。

「誰?!」

「在、在這裡…嗯,你好哇。」

映入維克多眼中的,是一位身穿白袍的黑髮小男孩…等等,背上的白色翅膀??

「你好,我是天使。」小男孩露出可愛的笑容。

「……嗯?」

「我可以和你做交換喔,用你的嘆息。」

「我的嘆息…?」

小天使點點頭,舉著雙手遮著臉卻露出那雙黑色的眼睛,開心地說道

「這樣你就會變得很幸福了!」


那段時間維克多和名叫「勇利」的小天使過得相當愉快。他們一起分享著許多新奇的事情,就連本來在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情都變得很開心,勇利帶著他看見了許多以前維克多不曾發現的新鮮事物。

「維克多,你開心嗎?」當每一天的夜晚到來時,勇利便會這麼問他。

「很開心呢。」

他從來不知道除去溜冰的生活也能如此地愜意,他們還一起去挑了一隻狗狗,是一隻有著褐色捲毛的大狗。很幸福呢,而曾一直掛在嘴邊的嘆息聲也消失了。

「那真是太好了。」勇利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維克多覺得這樣的他很可愛,很像一個……誰?

……他,是誰?


『維克多。』

他看見自己從背後抱著一名黑髮青年,他們十指緊緊交纏在一起,他看見自己啄吻著對方的耳尖,臉上洋溢著濃烈的幸福,而那名青年也是笑容燦爛地看著自己…他感到了暖洋洋的感覺,就像冬日的太陽照耀在身上般舒適。

但是,他是誰呢?那個人是誰?


❖❖❖


『———維克多‼‼‼』他感到一陣頭暈,大片的紅色的色塊佈滿了他的腦海,有車子急煞的聲音充斥著他的耳朵,那名黑髮青年渾身是血地躺倒在他懷裡。

—那是誰的血?是誰?他…

『……勇、勇利……?』

『維克多。』

黑髮青年軟懦的聲音呼喊著他的名字,他的眼睛盛滿著閃爍的星芒,至少這個在別人眼中略為平凡的人在他的心中是道不可磨滅的身影。只要他知道就好,勇利最棒的一面,都是屬於自己的。

「啊,勇利的手怎麼會冷成這樣呢,我給你呼呼。」

是了,原來每個嘆息聲其實都是試圖溫暖青年冰冷的手的呵氣聲。

「維克多你醒醒,勇利已經走了!」

勇利?那個可愛的小天使?他想起來天使每次最常問的一句話。

『維克多,你開心嗎?』

開心嗎?勇利,你希望我開心地活下去嗎?即使沒有了你也要開心嗎?是這樣嗎?

「唉。」

而嘆息聲終究還是止不住啊。



End